欢迎访问万宝策略  www.65539.com  |  财富热线: 400-8839-955

贵州百灵沦为贵州前首富提款机

发布时间:2022/5/28 8:41:00

出品|清流工作室

作者|梁耀丹 主编|赵妍

爆料邮箱:

stoolpigeon@service.netease.com

两年前,贵州前首富姜伟违规占用老牌药企贵州百灵(002424.SZ)巨额资金,曾引起一时轰动。如今,相似的“掏空上市公司”剧情在贵州百灵上演后,再度引来了深交所的问询。

5月20日,深交所对贵州百灵下发了2021年年报的问询函。问询函一开头,深交所就主动问及了2021年1月至3月期间姜伟再度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具体细节。5月20日,迟迟未作出回复的贵州百灵公告称,将延期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

贵州百灵实控人姜伟曾几次登上贵州富豪榜首,然而,近年来贵州百灵公告却频频显示,姜伟家族资金告急,甚至不惜多次占用上市公司巨额资金。

清流工作室复盘姜伟此前联手供应商“掏空”上市公司的过程发现,尽管贵州百灵声称这部分供应商与控股股东、实控人均不存在关联关系,但清流工作室发现,部分供应商与姜伟旗下公司工商联系电话、地址重合,均疑似姜伟的“自己人”。

除了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姜伟家族疑似还通过与上市公司的交易变相为自身输送利益。

清流工作室调查发现,贵州百灵至少有两起“非关联交易”,交易对象背后均隐现姜伟的身影。此外,过去一年里,贵州百灵还分别耗资2.08亿元和6100万元,接手了姜伟家族的百灵温泉酒店以及持有的贵州银行(06199.HK)股份。其中,百灵温泉酒店的经营状况显示,在疫情的影响下,酒店的收入已出现大幅下滑;而贵州银行赴港上市已有两年多时间,但股价一直在发行价上下波动,业绩表现也平平无奇。

连续三年掏上市公司口袋

贵州百灵成立于1999年,2010年顶着“苗药第一股”光环在深交所上市。公司主打中成药,如心脑血管类药物“银丹心脑通软胶囊”、维C银翘片、咳速停糖浆及胶囊、小儿柴桂退热颗粒等。

上市后,贵州百灵一度经营得风生水起,公司股价也不断攀升,几度将实控人姜伟推上贵州首富宝座。

另一边,姜伟在上市公司体外跨界投资了多个产业——如酒店、地产开发、新能源、餐饮、飞机制造等等。也是在这些跨界投资的同时,

自上市起,姜伟就频繁将高比例的股票质押用于融资。

也许是因为跨界的生意并不好做,又也许是因为贵州百灵近年来业绩不振而股价走低,在“股票高质押游戏”下,姜伟疑似陷入了资金困局。于是,就有了后面姜伟屡屡违规占用上市公司的故事。

贵州百灵公告显示,2021年1月1日至3月31日,姜伟累计占用贵州百灵公司资金4.18亿元,但截至2021年4月28日,姜伟已归还所欠贵州百灵公司全部资金及利息。

但是,这实际上并不是姜伟第一次将手伸向上市公司的钱袋。

2020年,姜伟占用了上市公司资金12.29亿元。据披露,其中,有6.11亿资金是上市公司支付供应商货款,供应商再将其划转至姜伟使用;有3.09亿资金是上市公司支付市场人员备用金,市场人员再将备用金划转至姜伟使用;有2.91亿是公司开出商业承兑汇票给供应商,供应商将票据贴现后将资金转给姜伟使用。

在更早的2019年,贵州百灵更是一共有超过20亿资金流向了第三方供应商,其中4.92亿资金最终装进了姜伟的口袋。

根据披露,贵州百灵在2019年度以预付货款、银行贷款定向支付的方式向三家供应商——贵州宜博经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宜博经贸”)、潮州市潮安区梅园印务有限公司(下称“梅园印务”)、安顺市宝林科技中药饮片有限公司(下称“宝林科技”)累计划出资金20.85亿元。

这些分别从上市公司、银行划出的资金,在流入供应商的口袋后,分别流向了三个地方:

一是流向了上市公司——这部分款项实际用于正常的银行倒贷;

二是供应商自己使用,即供应商违规占用了一部分资金;

三是划给了实控人,即实控人另外违规侵占了一部分上市公司资金。

其中,通过上述供应商进行的银行倒贷资金为14.23亿元,供应商使用资金为1.71亿元,实际控制人占用资金为4.92亿元。

银行倒贷指的是在银行直接办理新的贷款来还旧的贷款债务。

贵州百灵解释称,银行倒贷产生的原因是公司按期向金融机构归还到期流动资金贷款,按期归还后,银行发放新一期的流动资金贷款,银行受托支付到公司指定供应商,供应商收到后再转入公司指定的公司账户。

而根据贵州百灵的说法,通过上述供应商进行的14.23亿元银行倒贷资金属于正常贷款的受托支付与收回。

也就是说,在划给供应商的20.85亿中,仅有6.63亿是被实控人和供应商违规占用了。

贵州百灵表示,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资金占用形成原因为实际控制人资金周转困难,公司实际控制人取得公司资金最终用于偿还到期债务、资金周转等。

此外,据披露,2018年5月至2020年3月,贵州百灵还为供应商宜博经贸及梅园印务提供了买方保理担保。贵州百灵未就上述担保事宜履行审议程序且未对外披露,上述担保日最高合同金额为2.1亿元。直至2021年4月28日,上述担保才全部解除。

也就是说,贵州百灵的几家供应商帮上市公司经手了20.85亿资金,帮助实控人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以及自己也顺带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还被贵州百灵冒着信批违规风险提供了担保。那么,这些供应商有没有蹊跷呢?

按照贵州百灵回复说法,贵州百灵及公司控股股东,与宜博经贸、宝林科技、梅园印务三家供应商均不存在关联关系。

但真的如此吗?

清流工作室调查发现,上述三家供应商实际均能找到与上市公司实控人姜伟的联系。

宜博经贸、宝林科技的实控人均为于以祥。2020年12月,姜伟控股的一家公司——贵州安顺灵豚农业有限公司(下称“安顺灵豚”)成立。安顺灵豚的工商联系电话和邮箱,与宜博经贸2016年起使用的工商联系电话、邮箱相同。

2019年7月,姜伟妹妹——姜建,将其持有的贵州大瀑布酒业有限公司(下称“大瀑布酒业”)的全部股份转给了宜博经贸。也正是从这年起,大瀑布酒业的工商联系电话、邮箱也与宜博经贸保持相同。

问题来了,大瀑布酒业更换股东后,跟宜博经贸的工商联系方式保持一致很正常。那么,为何姜伟实控的公司成立后,跟宜博经贸的联系方式也一致?这到底是巧合还是别有原因?

无独有偶,另一家供应商梅园印务也与姜伟有着千蛛万缕的联系。

梅园印务的实控人是李健新,而李健新控股的另一家公司——贵州百顺同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同源建设”),与姜伟实控的贵州百灵石化有限公司(下称“百灵石化”)工商注册地址相同。同源建设的二股东陈伟光,还是前述宜博经贸的监事。在这层关系以外,贵州百灵在2019年投资的重庆海扶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扶医疗”),第三大股东也是名叫李健新的人。

所以,帮贵州百灵走了20多亿资金,还跟着实控人一起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这三个供应商,真的跟贵州百灵实控人,没有关系吗?

非关联交易隐现实控人身影

除了直接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姜伟家族还通过资产腾挪,或明或暗地为自身输送利益。

清流工作室调查发现,此前贵州百灵两起“非关联交易”背后,均隐现着姜伟的身影。

2015年1月,贵州百灵与湖南善普堂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现名“湖南养天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养天和投资”)共同投资设立了百灵中医糖尿病医院(长沙)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糖尿病医院”)。贵州百灵持股糖尿病医院70%,养天和投资持股30%。

合伙两年后,2017年10月,贵州百灵耗资2000万,受让湖南善普堂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所持有的糖尿病医院30%的股份,从此将糖尿病医院成为全资子公司。

在两次交易中,贵州百灵均声称,“交易不构成关联交易”。

然而,清流工作室注意到,在2015年4月至2016年3月期间,养天和投资的高管、股东均包括一位名为“闫国良”的人士。闫国良是谁?清流工作室注意到,闫国良在多家姜伟旗下公司任职,如前述提到的安顺灵豚、百灵石化等。这意味着,贵州百灵2000万元的股权收购款,事实上是流向了一家与姜伟关系极为密切的公司。

除此之外,2011年6月,贵州百灵曾以400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贵州和仁堂药业有限公司(现已改名“贵州百灵企业集团和仁堂药业有限公司”,下称“和仁堂药业”)60%的股权。贵州百灵同样声称,“不构成关联交易”。但巧合是,2010年9月以前,和仁堂药业股东列表中就包括了姜伟。而就在这起交易前夕,姜伟匆匆退出了这家公司。紧接着,贵州百灵就在这起“非关联交易”中收购了和仁堂药业的股份。

除此以外,贵州百灵也曾多次高调接盘姜伟家族的资产。

2021年4月,贵州百灵耗资2.08亿元向关联方安顺兰泰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兰泰置业”)购买“百灵温泉酒店”的资产,同时又使用6100万元资金,向关联方贵州嘉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嘉黔房地产”)购买了贵州银行2516.45万股内资股权股。值得指出的是,兰泰置业与嘉黔房地产,都是姜伟家族控制的公司。

然而,无论是百灵温泉酒店还是贵州银行,两个资产的质量均乏善可陈。

据贵州百灵披露,“百灵温泉酒店”项目占地面积为1.9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2.26万平方米,于2018年2月开业,目前业务收入主要来自3个业务板块:酒店客房收益、温泉中心收益及商业物业租赁收益。

2018年至2020年,百灵温泉酒店客房收入分别为631.11万元、801.07万元和572.21万元;入住率分别为48.69%、61.07%和48.18%;温泉收入分别为1255.84万元、1009.38万元和490.29万元;租赁收入分别为348.57万元、447.9万元和378.87万元。不难看出,开业以来,这家酒店虽在2019年的收入稍有上涨,但受疫情影响,2020年很快又被“打回原形”。

但正是这样一个受疫情影响极大的酒店资产,姜伟家族早不转,晚不转,偏偏选择了在新冠大流行发生后的2021年转给了上市公司。

姜伟家族输送给上市公司的另一个资产则是贵州银行的部分股份。贵州银行成立于2012年10月11日,由原遵义市商业银行、安顺市商业银行、六盘水市商业银行合并重组设立而成,2019年12月30日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发行价格为2.48港元/股。

不过,清流工作室注意到,贵州银行刚上市就出现了股价破发,而之后股价也一直维持在发行价格上下。5月25日,贵州银行收盘价为2.4港元/股。在业绩方面,贵州银行同样增速平平,2020年至2021年,贵州银行营收为112.48亿和117.37亿,同比增长5.06%和4.35%;归母净利润则分别为36.71亿和37.06亿,同比增长3%和0.95%。

梁耀丹是清流工作室资深作者,常驻广州。

网易清流工作室(微信号:wangyiqingliu)出品,转载请先联系授权,更多内容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返回

安卓端APP下载

苹果端APP下载

服务热线

400-8839-955

交易日:08:30 - 20:00
周一至周五(法定节假日除外)
周六日:10:00 - 20:00

Copyright © 2014-2026 万宝策略|广州万堡科技有限公司(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ICP备案

QQ客服
免费注册
新手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