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万宝策略  www.65539.com  |  财富热线: 400-8839-955

一场拍卖持续6天5晚 四川锂矿天价拍卖折射资源焦虑

发布时间:2022/5/28 8:41:00

证券时报记者 毛可馨

过去一周,两场拍卖点燃了锂矿市场。一场是拍出20亿元天价的四川德扯弄巴锂矿部分股权;另一场是价格再创新高的澳大利亚Pilbara锂精矿。“面粉”和“面包”的价格互相推波助澜,映射出锂资源焦虑。四川锂矿买主身份仍然存疑,但多数受访人士认为,这不是一单好生意,需要承担债务、探矿权等风险,还必须赶在锂价退烧前卖出去。

锂矿争夺战已经蔓延海内外,估值水平也节节攀升。优质锂资源基本已经被瓜分完毕,现在下场收购就可能面对高难度、有瑕疵的资产。业内预期,近两年碳酸锂供给仍将维持紧张状态,但50万元/吨似乎已经是价格天花板,关键在于价格会回落到哪里。此前的经验教训提醒高位买矿者,务必敬畏周期。

神秘人谭威

5月21日早晨,一场持续6天5晚、吸引百万人围观的拍卖终于落槌,20亿元的成交价震动行业。这场拍卖的标的是四川雅江县斯诺威矿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斯诺威矿业)54.3%的股权,该公司掌握着四川省雅江县德扯弄巴锂矿、石英岩矿探矿权。

此次竞拍共有21位参与者,出价过程可谓激烈。由于买家持续出价,竞拍由原计划的1天延长至6天,总出价次数达3448次。在拍卖第2~4天,买家基本以5万元的规定最低增价幅度稳步推进,但到了5月21日凌晨,争夺战陡然升温,加价幅度增大至千万元级别。最终20亿元的成交价相比335万元的起拍价上涨近600倍。

令人不解的是,斥巨资拿下锂矿的是一位名叫谭威的自然人,其是否代表某家公司尚不得而知。京东拍卖出价记录显示,谭威在5月21日凌晨才加入竞拍,总共出价18次。

市场声音将背后的买家指向协鑫系,理由是拍卖进行的同时,协鑫方面完成了对斯诺威矿业99%债权以及43%股权的收购;此外,工商信息中独山县万富山矿业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名叫谭威,该公司与乐山协鑫科技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存在联系,但尚不能证实两个谭威为同一人。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到的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协鑫是竞拍赢家的可能性比较大。其中一位接近此次竞拍的人士确认,协鑫和宁德时代等公司参与了拍卖,“主要公司有七八家,最后看到的主要是两家在争。”

对此,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询问协鑫能科证券部,对方未予答复,仅表示“不清楚相关情况,以上市公司公告为准”。

市场猜测的竞买者还包括宁德时代、川能动力、融捷股份、盛新锂能等。无论是买受者背后站着哪家公司,为何借道一名自然人参与竞拍?多数采访对象表示,该疑点难解,可能涉及敏感事项。

“买家可能是真的奔着这个价钱来的,也有可能是为了搅乱局面。”一位业内人士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

留给谭威考虑的时间已经不多。根据竞买流程,买受人应于成交之时起7个工作日内将竞价成交价余款缴入管理人指定账户。逾期则视为买受人违约,竞买保证金不予退还。这意味着如果谭威在5月31日前无法拿出20亿元,需要付出33.53万元的保证金。

高风险生意

20亿元的价钱值不值?即使买到手,最后能赚到钱么?

德扯弄巴属于亚洲最大规模的甲基卡锂辉石矿区。云南陆缘衡矿业权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报告显示,以2020年3月为评估基准日,德扯弄巴工业矿和低品位矿矿石量2492.4万吨,氧化锂储量29万吨,平均品位1.18%,折合72.4万吨碳酸锂当量(LCE)。探矿权评估价为12.95亿元。

虽然成交价高出评估价不少,但在碳酸锂近两年价格飙升的背景下,有业内人士认为,20亿元的价格也算合理。

不过,考虑到斯诺威矿业存在的债务,实际拿矿成本远不止20亿元。2021年4月,四川省雅江县人民法院受理成都一公司对斯诺威矿业的破产申请,当时评定斯诺威矿业账面资产价值2亿元,法院已裁定确认债权金额10.4亿元,暂缓确认的债务约5.7亿元。折合到54.3%的权益,意味着买家总共付出的成本近29亿元。

这笔收购价已经显著高于行业同期水平。如果仅以竞拍成交价估算,上述锂矿的价格约5087元/LCE,加上债务成本后实际买矿价格达7377元/LCE。相比之下,5月国轩高科收购宜丰锂矿价格约1022元/LCE,同月赣锋锂业收购松树岗钽铌矿约1182元/LCE。

这样的横向对比建立在锂资源都能被开采出来的基础上,实际还要考虑矿的品位、回收率等因素。“例如松树岗钽铌矿的品位才2%,回收率仅50%,直接折算出的价格还要翻一倍。”一位资深锂矿从业者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

拿下探矿权仅仅是第一步,锂矿开采需要经历勘探、开采、加工等环节,涉及审批费用、建设支出、资源税等成本。上述资深锂矿从业者称,按照7吨原矿出1吨精矿、8吨精矿出1吨碳酸锂来估算,设置5年的投资回收期,斯诺威开采成本需要对应35万元/吨的碳酸锂价格才能回本,“虽然在现在46万元/吨的价格下有得赚,但毛利率也就是20%,没有想象中那么暴利。”

值得注意的是,锂矿开采并非“面粉做面包”般简单,需要至少2~3年的周期,矿开出来时的行情才真正决定盈亏。“如果不能把投资周期控制在4年内,那么之后会非常难受。”上述资深锂矿从业者表示。

国内锂矿资源集中在四川、青海等地区,环境保护、民族关系等因素制约开发进程。例如融捷股份甲基卡锂辉石矿区134号矿脉复产计划曾延宕数年,其中250万吨/年锂矿精选项目备受关注,原本有望成为国内产能最大的锂辉石矿精选项目,但由于环评推进缓慢迟迟未能开工。

德扯弄巴矿毗邻上述矿脉,且探矿权存在风险。上述评估报告显示,斯诺威矿业的探矿权已于2021年6月到期。另据四川省自然资源厅相关经办人员称,因探矿权证在取得及增补矿种阶段涉嫌存在违法、违规事由,相关行政部门正在组织调查工作。因此,探矿权保留工作推进缓慢且存在灭失风险。

盐湖开发也遇到类似的问题。真锂研究创始人墨柯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提锂工艺需要大量淡水,而锂资源丰富的地方往往淡水缺乏,此外偏远地区电网薄弱、交通不便,难以支撑大规模工业,这些基础设施建设已经超出了地方财政的能力,“比如,青海海西州大部分盐湖产能没有利用起来,当地政府也觉得很无奈。除非中央财政给予支持,或者调动起民间资本的积极性,即便如此也非常耗时。”

“如果斯诺威的买受人做好了准备,能够熬到下一个周期的高点,那这个项目还是能够维持的,不然可能后面三四年就会出问题。”墨柯表示。

锂矿争夺战

斯诺威矿业拍卖直接刺激产业情绪。拍卖结束后的第一个交易日,锂矿板块涨势火热,西藏矿业涨停,天齐锂业、盐湖股份、融捷股份分别涨8.5%、6%、5.9%。Wind锂矿板块的14只股中,除紫金矿业微跌外,其余全线上涨。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了解到,四川地区有已经谈妥的锂矿交易,由于斯诺威拍卖影响,卖家出现惜售情绪,希望抬高卖价甚至自己开发。

实际上,锂矿争夺战已经持续许久,近期显得格外密集。包括斯诺威矿业在内,3月以来国内已经有至少6桩锂矿交易,涉及总金额超过126亿元。海外还有3项收购,涉及澳大利亚、加拿大、刚果(金)的矿产资源。

市场上的买家主要是矿业公司、动力电池厂商等,但此前也出现过“门外汉”身影,比如房地产开发商宋都股份、水泥制造商金圆股份等,创造了不少“沾锂即涨”的行情。

锂矿备受追捧,业内普遍感受到估值水平明显提高。“现在国内锂矿原料成本大概在2.5万元/吨,算上加工费总共约5万元/吨,宜春一带品位较低的锂云母矿成本要7万元/吨。这个价格相比前些年已经翻了一倍。”上述资深锂矿从业者表示。

海外锂矿价格也类似。赣锋锂业在过去几年连续收购墨西哥Sonora锂黏土矿,据安泰科测算,交易对价由2019年6月的46元/LCE,攀升到2021年5月的501元/LCE,3年价格涨超10倍。

全球锂资源主要集中在智利和澳大利亚,中国资源量仅占7%;国内锂盐加工产业发达,资源对外依赖度达70%,主要来源为澳大利亚。国内锂资源主要以盐湖卤水形式分布,占资源总量近八成。

当前优质的锂矿资源基本都已经“名矿有主”。主要盐湖方面,察尔汗盐湖属于盐湖股份和藏格矿业;西台吉乃尔盐湖属于中信国安锂业和恒信融;扎布耶盐湖由西藏矿业、比亚迪、天齐锂业共同持有。主要锂矿方面,李家沟归属于川能动力、雅化集团;甲基卡134号脉由融捷锂业控制;业隆沟属于盛屯锂业和阿坝州国资委。

市面上仍待沽的资产不免存在瑕疵。除了斯诺威矿业因破产出售锂矿之外,紫金矿业前不久收购西藏阿里拉果错盐湖锂矿70%权益,出售方盾安集团也是出于优化债务结构需要,标的资产包已质押给浙商银行杭州分行。“好的锂矿早就赚爆了,比如赣锋和天齐的矿,剩下的都是高难度的。”一位深圳私募人士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

值得一提的是,龙头公司仍能借助地位和资金优势拿到一些优质矿产。今年4月,宁德时代以8.65亿元竞得江西省宜丰县圳口里-奉新县枧下窝矿区陶瓷土(含锂)探矿权,该矿锂金属氧化物量265.678万吨,折合约657万吨LCE,均价约131元/LCE,明显低于同期其他锂矿价格。

手握丰富的锂矿资源,宜春近些年意欲打造更完善的新能源锂电产业链。2021年9月,宁德时代与宜春市政府签署合作协议,将共建新型锂电池生产制造基地项目,一期规划用地面积1800亩,投资总金额约135亿元,预计建成后形成50GWh动力电池产能。“这相当于是当地政府给宁德时代配的矿,并不是完全市场化的价格。”上述资深锂矿从业者表示。

高烧何时退?

碳酸锂的高烧还没有退。5月24日,澳大利亚主力矿商Pilbara年内第二次锂精矿拍卖落槌,最终价格为5955美元/吨。本次拍卖矿石量为5000吨,品位5.5%。

此次拍卖价格相比4月份的上一次拍卖涨幅仅为5.4%,与当前5000美元/吨左右锂精矿主流合约价价差也有所收敛。但其仍夯实了碳酸锂成本的底线,经折算碳酸锂成本价约为41.8万元/吨,在当前市价下毛利率不到10%。

Pilbara的拍卖是全球锂精矿价格走势的风向标,其在2021年7月推出线上竞拍平台(BMX)并完成首拍,拍卖价格相比当时的合约价几乎翻倍。随后几次拍卖也在此轮锂价飙涨的过程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因此受到业内的高度关注。

“拍卖机制的目的之一就是将协议价尽可能抬升至与现货价格贴近。对于需要外采锂矿的锂盐厂来说,拍卖价格依然会形成一个成本支撑,而且它隐含了至少两个月以后的价格预期。”五矿证券研究所所长助理孙景文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

国内碳酸锂价格在近期出现小幅回落。鑫椤锂电数据显示,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在3月中下旬触及51.5万元/吨高点之后出现松动,逐步回落到目前的46.75万元/吨。在此期间,多地疫情导致产业链波动,部分锂电、整车厂商下调排产甚至停产,造成需求相对清淡。

对照多家机构测算和业内观点可以发现,市场对未来锂资源供需情况已经形成相对一致的预期。近两年锂资源仍维持供应相对紧张的状况,2023年会有一波规模产能释放缓解紧张状况。2025年以后,伴随着更多供应量出现以及锂电池回收的成熟,锂资源或将告别短缺。

举两组测算数据为例,五矿证券预计,2022年全球锂资源供需分别为78万吨和75万吨,2025年分别为165万吨和160万吨。在近期一场会议上,安泰科专家给出的2022年供需预测是74万吨和75万吨。

令市场产生分歧的主要是碳酸锂价格的底在哪里,以及何时见底。上述资深锂矿从业者认为,近两年碳酸锂价格仍会维持高位,回落最低至35万元/吨,在2025年之后会进一步回落;墨柯认为,按照碳酸锂以往的周期规律,3年以后的价格可能会到20万元/吨以下;而安泰科专家表示,2023年下半年供需紧张趋缓,但长期看需求不支持价格跌到20万元/吨以下。

上一个锂矿周期持续约6年,高价拿矿的前车之鉴还在眼前。2018年,净资产不过120亿元的天齐锂业上演“蛇吞象”,以40.6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78.44亿元)的高溢价收购SQM23.77%股份,成为其第二大股东。随后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遭遇补贴退坡,碳酸锂价格一路下跌至2020年不到4万元/吨的低点,导致天齐锂业陷入债务泥潭。

随着行情转好,天齐锂业在2021年扭亏为盈。公司董事长蒋卫平近日在股东大会上表示:“锂电是一个长周期、高景气度的行业,非常理解行业好的时候,大家都来关注及投资。风来了,猪都能被吹上天,但如果要去追风,就可能付出代价。”

在市场情绪高涨时接手锂矿,格外需要三思后行。正如赣锋锂业董事长李良彬在2022年新年致辞中的提醒:“锂产品的周期性非常明显,有20万元的昨天,也可能有4万元的明天。”

返回

安卓端APP下载

苹果端APP下载

服务热线

400-8839-955

交易日:08:30 - 20:00
周一至周五(法定节假日除外)
周六日:10:00 - 20:00

Copyright © 2014-2026 万宝策略|广州万堡科技有限公司(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ICP备案

QQ客服
免费注册
新手指南